>

灵魂之画

- 编辑:jg5566-金冠jg5566官网 -

灵魂之画

旋舞 纸本墨彩 5895cm 2012年

柴祖舜是可读的,尤其是他的晚年作品。日臻圆融贯通。

在中国画发展至今的千百年历程中,关于形与意的争论一直都在延续、在发酵,有时互相交融,有时互相排斥。艺术的风格,虽可用言简意赅的定义冠之以名,然艺术终究是宽阔的,是因个体而美这种个体包括创作者与艺术的对话,也包括观者与艺术的对话。柴祖舜却不囿于形到象理论探索的束缚,他只用自己的人生阅历与感悟融入笔墨的挥洒。柴祖舜将自己晚年的艺术风格定义为心象画,认为是将心象画从半抽象过渡到全抽象的探索这样的探索于柴祖舜而言也是一步一体会,其艺术生涯走来也是经过了三个风格各异阶段的锤炼。

从风雨兼程走向欣欣向荣

柴祖舜第二阶段作品《冰雪啸声图》

风雨兼程的,是时代的发展;欣欣向荣的,是心境的修为。两者互为影响,艺术创作从来离不开时代的背景,正如时代脉搏的一股激流。

柴祖舜最早是上海美专走出来的高材生,这所由刘海粟一手创办的中国西画摇篮,培养出了最早的一批优秀中国油画家。这批油画家,不全是因为学习了西人的油画而对中国画有所嫌恶,他们中的精英乃是将西方艺术的形制了解了之后反过来发展、拓展我们本身固有的艺术门类,也有拓展出新型的中西结合的风格的,如李可染、林风眠、潘玉良、张弦、倪贻德、程十发等人。这种开放、包容、先进的教学环境与教学理念,对柴祖舜后来艺术发展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当然,从艺术创作人才到艺术家的跨越,还是需要自身的摸索、体会与觉悟。从柴祖舜曾先后师从刘海粟、苏天赐、关良、谢稚柳、陈大羽等老师的经历来看,他无疑是一位好学之人。

20世纪60年代,柴祖舜被下放到农村劳改,那段经历反倒使柴祖舜奋发用画笔展现时代风采、确立艺术为人民的基调。他用勤奋与毅力创作出了一系列出色的工农兵形象,成为鲜活的时代写照 。1970年,作为上海油画创作组组长的柴祖舜还负责创作了大型油画作品《毛主席视察钢铁厂》,气势恢弘的场面呼应了那个火红年代。

80年代起,柴祖舜转攻动物题材。这就要求对画面的灵气更有把握,尤其是柴祖舜逐日得心应手的龙与虎。柴祖舜以兼工带写的方式画虎,将西画中对结构明暗的把握和对色彩冷暖的控制体现在画面中,色彩古朴间见多变的意趣,在海上画家一片花花草草中虎虎生威、独树一帜。其代表作《百虎图》长40米,以一年四季为背景刻画了栩栩如生的百虎雄姿,既有审美趣味性,又有文化传承的美好寓意。生的龙,活的虎,寄寓祖国腾飞的心愿。

艺术家天生对事物敏感,于艺术创作是好事。不过,也往往有这么一个情况,当时代巨变的大浪涌到跟前来,反而更易于不知所措、甚而迷失在这种浪涌中。这在八五新潮之后的中国当代艺术所经历的种种变革中便可见一斑这一影响持续至今,当今的中国艺术依旧处于迷失状态,找不到自己的话语权,连带了对传统书画认识的迷失。以致于我们今天讨论得最多的话题依旧是诸如什么是当代艺术、中国传统书画要创新还是复古之类的争论。这一切,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末中国开始大量引进的西方画展,彼时众多名载西方艺术史的大师开始陆续被介绍到国内来。如今已是艺术市场热门的法籍华裔画家赵无极、朱德群就是那个时候开始为国人所熟知,美国抽象表现主义也随着他们一并给介绍到了国内。好学的柴祖舜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学习机遇,也开始尝试传统绘画的更多可能性。在80年代末再次得到刘海粟老先生指点之后,柴祖舜义无反顾地走向泼墨山水的解衣磅礴。柴祖舜袒露这一风格明显的转变期的阵痛:为了追求新的探索,我开始指画和无笔画的研究,但80年代很难推行。我和我的儿子一起新编的《无笔画技法》在上海得不到支持,找到北京的海天出版社才得到出版,可又飞来横祸编辑车祸死亡,书稿遗失,接着儿子也病故,我自己又遭遇车祸。革新之路虽受挫折,但我并没放弃。 晚年柴祖舜身体状况大不如前,饱受病痛折磨,加之先前所遭遇的人生种种变故,反映到艺术中则是打开了柴祖舜的新思路,也直接促成柴祖舜晚年艺术之路由外在表现转向内心的修炼。这种修炼,体现在创作中是对佛像的摹写。在柴祖舜晚年直至近几年新作中出现了大量以佛像为主题的系列这并非是说柴祖舜已全然转向佛教绘画这与宗教画不一样,宗教可以转化为哲学,并使各种哲学理论为一个目的服务;而艺术则是心灵必有的一个理智阶段对柴祖舜而言,晚年的心象画系列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生起伏之后的理智阶段,将自己置身于艺术本身的境地中,古今中外,感悟生命,追寻内心,敬畏传统,启思未来,从而呈现愈发茁壮的精神面貌。

柴祖舜第一阶段作品《毛主席视察钢铁厂》

富有触觉的色彩

但凡见过柴祖舜晚年作品的人,对其画面的色彩必是留下深刻印象的。虽说是全然的抽象艺术,但也有情有境。这一切,源于柴祖舜的色彩是可感知的,是一种视觉的触觉,能激发观者阅读的欲望。

且看浓烈的色彩层层堆积,肆意自然的流淌中又被精心地控制与收拾;于视觉上有冲击,亦有含蓄,张弛有度,这是一种韧性。而这样的韧性,埋着一种平衡价值观,是老庄哲学中的致虚极,守静笃拨开柴祖舜层层叠叠的色彩,最本质的是一颗初心,这是一颗在参透生命无常之后依旧热爱生活、敬畏自然的初心。老庄哲学是充分肯定了人在天地宇宙间的价值与地位,是对自然的真实与对生命的真实。正是这种勇于面对真实的能量,使得柴祖舜在晚年的艺术风格其实充满了乐观、活力、昂扬、茁壮的精神面貌,这也是柴祖舜与众不同的心象画所在并非是中国传统文人画的消极、遁隐思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柴祖舜与当今中国画界那些讲究所谓传统的一派自不同路,两者的关系颇似明代浙派与吴门画派。恰巧,柴祖舜确实有研究过浙派风格。浙派是由戴进的变体而自创一派,如把画面的焦点放在画面中心,以紧密而具有装饰性的线条塑造画面等等,这种风格化为柴祖舜的画笔下,是以泼墨淋漓的色彩展现对人性真实与心境自由的讴歌。在这里,容我先谈另一个问题,是我们可能面临的一个传统误区是:似乎凡涉及抽象的、意象的作品一律都是构图自由的,笔法不拘的,随心所欲的。然20世纪著名美术史学界贡布里希在论述文艺复兴时期绘画时所言:可以想见,一幅画若愈是......忠实于反映自然的面貌,则其自动呈现秩序与对称的法则便愈形减少。反之,若一造型愈有秩序感,则其再现自然的可能性也就愈低。

柴祖舜早期素描自画像

从形之相到心之象

从对自然万物的描摹,到心生灵府、象出圆融的物我交融,这条艺术之路对柴祖舜的历练并不容易。早年和中年的艺术创作紧扣时代脉搏,似乎总承担了些过多的附加使命感。因而在大起大落的人生历练之后,柴祖舜的艺术是愈加自由的。晚年柴祖舜画佛、画菩萨,并非是用写实的线条、形体展现细若游丝的工笔精致,而是取其意,融入到柴祖舜自我艺术风格的基调中去,不管是泥金纸还是普通纸,皆是在朦胧中见通透,磅礴中见轻盈。柴祖舜通过这样一组系列的作品,达成他以自己的方式与先贤、列祖的对话。

很难想象,这些活泼、热情、跳跃、昂扬的色彩,是出自一位已是耄耋之年又饱受疾病之苦的老人之手。我们所知黄宾虹晚年因患白内障,几近失明,而有晚年变法;浓郁积墨,沟壑丛生。然柴祖舜的晚年艺术面貌却愈发通透轻盈。其用笔可萧瑟如《云崖暖》的草木枯衰,亦可苍润如《山魂》的欣欣向荣,道尽人间春夏秋冬更迭的沧桑一如人生之沧桑。而在《心象》系列和《慈》则是佛与莲花的主题。还有龙,也时常在他的画笔下腾飞。

一块绿,可以代表一片树林。在柴祖舜的《夏荫》中,绿意是浓郁的,但他的绿,用得克制、清淡。那么绿意浓郁何来?原来,基调是明亮的蓝天,可以感受到盛夏的阳光是非常耀眼的。因为蓝色只有那么几抹,更多的是被金白色覆盖,而绿,则簇拥着这片金白,因此蓝色反倒具有若隐若现的惬意,正如盛夏觅得一处树下阴凉的惬意。从整幅画面来看,虽然只是二维平面,没有任何透视,却灵敏地呈现细节之丰富,并邀观者融入画中与其一起感受周遭的景致。柴祖舜另一幅描绘皑皑冬日的作品《天边的雪山》,并没有直接描绘白雪皑皑的山脉或是高远、深远、平远的山峰沟壑,而是展现山石细节处的纹理,并赋以金色的基调,间或穿插的青、红与墨色,将埋藏的情感含蓄点出,正如画家多病的晚年所重燃的由内而发的热情与感悟。在这里,柴祖舜反刍了传统文人画的写意、吸收了西洋画的写实,融会贯通出自己的新的东西,即一种墨彩心象美学画面与结构兼具墨彩的装饰性与心性灵动的哲学性,以达成欲言又止、以退为进的柔韧美学面貌。无独有偶,艺术是相通的,是有着穿越时空、跨越地域的共鸣,这种欲言又止的美学理念,在公元前1世纪在著名古希腊雕塑《拉奥孔》中也能体会到。18世纪德国戏剧文艺评论家莱辛认为,拉奥孔之所以成为流芳百世的悲剧美学典范,正在于作者回避了激情顶点的顷刻作者没有表现受毒蛇缠绕而死的拉奥孔哀嚎的那一刻,而着重展现了叹息于是这件雕塑无限地激发了观者走入作品的情境,参与想象。试想,我们看见拉奥孔在叹息,我们可以进一步想象下一步即将窒息而死的拉奥孔是会嚎叫、会挣扎,最后死去;然而如果我们看到他已经在嚎叫或者死去,那么我们想象力就无法再往上升一步了,当然也无法往下降一步,因为那样的话我们所感受的拉奥孔就是比较平凡乏味的状态。

那么,回到柴祖舜的心象画,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虽老庄哲学理念贯穿其间,貌似与世无争的无为,其实在这一风格面貌的背后是他迄今走过之路的集大成。艺术是天赋没错,但也是人为的争取与努力。在老子哲学的伦理倾向中表现出的是将天地存在之道的超越性转归人类内在德性的实践特征;无论道与德,其生存境界或最终成就乃是无为。由无为而无不为,由道而德,即是人类生命自由创造的自我实现或自我成就,这也就是人类实现自由创造的生命伦理。

柴祖舜的艺术是可读的,他邀请着观者走入画中,与他对话,抑或是聆听他与古、与天地、与自己的对话。柴祖舜还在持续创作着,最难能可贵的一点是,他没有在创作媒介上玩新的花样,依旧坚持最传统的纸笔,然其作品从笔尖到笔意,从色彩到结构都非常具有当代性,且自成一种风格。这种当代性正是如今多元、包容的时代胸襟,融会中西的涵养,贯通内外的功力,永无止境的学习这样的精神面貌,或许可以给予今天中国当代艺术创作以借鉴与思考价值。

心象 2012-75 纸本墨彩 6843cm 2012年

夏荫 纸本墨彩 7096cm 2010年

心象 2012-66 纸本墨彩 13769cm 2012年

本文由书法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灵魂之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