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玩转湖南之恋恋凤凰

- 编辑:jg5566-金冠jg5566官网 -

玩转湖南之恋恋凤凰

由吉首到凤凰,一路上风景如画。远处的青山清幽,近处的江水潺潺,层次错落的梯田,不时闪现的青砖瓦房。黄昏时分,终于来到了凤凰。沿着宽阔的街道的前行,几百米后,南华门呈现在眼前。穿行而过,便是沱江大桥。站在桥上时,夜色已降临,脚下清澈的沱江水,两岸林立的吊脚楼,灯火通明,繁星闪烁,我期盼已久的凤凰,就这样来到了我的面前。然而,我又困惑了,不时搭讪的推销住宿或旅游的妇女,举着各式各样相机的游客,满街热闹的店铺,K歌房中传来的歌声,这就是我从《边城》中感知的凤凰吗?

初读《边城》,是在很小的时候。少年时酷爱读书,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我疯狂地搜罗左邻右舍的书籍,不分古今中外。读《边城》时,大概十一二岁,那样懵懂青涩的年纪,囫囵吞枣地咽下并不太懂的故事,不明白,为什么二佬要决然地远走,不明白,为什么翠翠要坚定地等待。再读《边城》,是在大三的暑假,经历了酸甜苦辣,突然就从平淡隽永的文字中,读懂了许多,不禁泪流满面。然后,文中的描述的边城,便让我好奇向往起来。岁月在不经然中流逝,春去秋来,花开花落,我已为人妻、为人母,青春正渐渐离我而去。我终于来到了这里——凤凰,然而,凤凰却早也不是当年我向往憧憬的模样。我该责怪她的改变,还是该责备自己的迟迟。

沱江水依旧不急不缓地流淌着,渡船上少了翠翠轻盈的身影;凤凰的夜是暄嚣热闹的,自然没有了二佬嘹亮的歌声。 我不该责怪凤凰人追求繁华、破坏淳朴,他们有幸福的权利。也不该责怪游客纷芸而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他们也有放松的自由。我自己就是这芸芸众生中的一员,我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而凤凰却伫立了千百年,还要继续伫立下去。

夜里,雷声轰隆,暴雨倾盆,有那么一会儿,我觉得容身之处抵挡不住雷雨的肆虐了,不禁瑟缩起来。迷迷糊糊中,天渐渐亮了,公鸡嘹亮的长鸣让我从半梦半醒中清醒,从记忆中搜寻,上一次被公鸡叫醒,似乎是上个世纪的事了。披衣,起身,雨丝仍细细密密地洒落,如牛毛、如细针,给古镇增添了许多情调,却让我多了一分烦恼。因为携家人同行,我俗气地参加了乌龙山老洞苗寨一日游,这连绵不断的雨,对我们的行程大有影响呢。

一天游览的景色算不上精彩,刚游完张家界,乌龙山的景致便分外平淡,长长的匪道,唉,也太长了些,春雨初歇,这泥泞的山路真是难走啊。老洞苗寨据说是凤凰周边最大的,依山而建,石砖砌墙,石板铺路,其规划符合了古人对风水的要求,可我只能在小巷中穿行,无暇去高处一览全貌。苗族的迎客、歌舞,徒具形式,太过简陋。至于最后的平湖游,若是在盛夏七月,会让我们欢迎之至,可在最高温度只有十四度的今天,我和一群瑟瑟发抖的游客缩在船上,关紧木门,拉紧帘幕,不停地企求,快点到吧,快点到吧。

jg5566,让我印象深刻的,不是景色,而是乌龙山和老洞的贫穷。乌龙山上有老人和儿童兜售物品,不过是草鞋、桔子、鸡蛋等寥寥几样。有一个小女孩,八九岁的年纪,单薄的衣服,举着一小篮鸡蛋,不停地用颤抖的细细的声音叫着“叔叔、阿姨,买个土鸡蛋吧。”实在不忍心听下去,只好买了两个。那孩子眼中乍现的惊喜让人心酸,在同龄的儿子毫不在意地吃着几十元的汉堡,玩着几百元的玩具时,这个小女孩却在为两元钱欣喜,她在欣喜着终于能买两支铅笔或一个蝴蝶结吗?

老洞的情况略好些。一进门,便有小孩子围上来,送给大家自编的草结和野花。刚开始,我以为他们会索要钱,可是没有,他们只是热情地、固执地将手上的东西送到我们面前。也许是苗寨中的大人教过他们,也许是他们小小的心灵明白,我们这些游客的到来,会让他们的生活好过一些。那一张张脏兮兮的小脸,小鹿般单纯的眼睛,让我不由地想起了那张著名的希望工程的图片。唉,这些山村,这些孩子,将很长时间停留在我的脑海中。

今天准备去游览奇梁洞,它号称为我国三大溶洞之一,网上口碑不错,但经过了昨天,我并不敢奢望。然而,一进洞,我便震惊了一下,汹涌的暗河,宽阔宏大的洞口,同我之前的想象着实不同。一位身着苗装、容貌秀丽、笑容甜美、嗓音清脆的阿妹带领我们参观。首先来到第一层地下龙宫,暗河水平如静,洞顶清晰地映入其中。洞顶如山峦,倒影也如山峦;洞顶如深谷,倒影也如深谷;洞顶如平原,倒影也如平原;如真似假,如梦似幻,美仑美央,让人几疑为梦中。据导游介绍,暗河水很浅,但在倒影之下,如临深渊,久之头晕目眩。第二层是西天景区,有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钟乳石,人们臆想出各种名目,观音、寿翁、罗汉、嫦娥等。最后一层十里画廊同西天景区比较相似,只是景点比较分散,虽然没有十里,也有六七里罢,一路行去,不禁感叹溶洞的规模之大。

奇梁洞之大,让本以为能轻松游览的我们,又都累得气喘吁吁。回到客栈,同伴非要睡个午觉。而我呢,仔细研究了地图,独自去品味老城。沿沱江南岸向下游而去,在小店里买了几件特色礼物,在虹桥前拍了几张照片,经过了万寿宫,再向前行,两岸的吊脚楼渐渐稀落。由石墩过江,上听涛山,拜见了沈从文大师,然后,又沿着北岸返回。周日的下午,没有太多的游客,三五成群的学生在写生,零零星星的妇女在岸边洗衣,淡淡的阳光,淡淡的风,真希望就这么走下去,走下去。在寻找沈从文故居时,我在小巷中迷了路,窄窄的街,高高的墙,把我困了很久。从阜城门出来,广场上许多孩子在溜旱冰,笑闹声惊挠了古镇的宁静。古老与现实,暄嚣与沉静,就在一刹那之间。

为了这次出行,做了许多功课,一路顺利,在凤凰却出了个差错。之前在网上看到,现在是淡季,不用预定客栈,自己慢慢找即可。我却忽视了,到达的这天是周五,而且,时间已是黄昏,费了很大力气才找到一家合适的客栈,想要一间临江带阳台的房间,更是奢望了。这个早晨,老板娘告诉我,有一间临江房空出来了,不禁欣喜万分。我承认,自己骨子里是有一点儿小资的,而这点儿小资的代价便是价格的翻倍。

于是,在凤凰的最后一夜,转倦了,游累了,便倚在阳台上看那万家灯火。凤凰的夜是风情的,是妖娆的,是缱绻的,是迷人的,那为什么,我的心还是这样恍惚而不安呢。

早晨,潺潺的流水和捣衣的声音叫醒了我。这是在凤凰的最后一个早上,可不能浪费,赶紧起床吧。在阳台上欣赏了一下沱江的景致,匆匆下楼,去寻幽探胜。沿江畔散步,顺北门城墙前行。店铺的门刚刚打开,老板娘带着倦色开始忙碌,小巷中行人寥寥无几。然后,突然间,一队旅行团摇着旗帜和黄帽闯了进来,老城立刻从酣睡中醒来,变得生机勃勃。而我知道,这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本文由摄影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玩转湖南之恋恋凤凰